郎咸平谈创业:业是要创的,但一定不能急
(发布时间:2011-4-22 8:02:35)
郎咸平小档案

  郎咸平,祖籍山东,1956年出生于台湾桃园县农村的军人家庭,台湾大学经济学研究生,1986年获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沃顿商学院、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郎咸平是一位国际知名的公司治理和企业战略专家,呼吁保护中小股民的信托责任,批判MBO式的“保姆理论”,痛斥国有资产流失的“冰棍理论”,郎咸平被誉为中国经济的“铁榔头”,被媒体尊称为“郎监管”。2007年以来,主持《郎咸平说》系列电视节目,其相关书籍和光盘受到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现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当真理还在穿鞋的时候,谎言已经绕着地球跑了三圈半”——马克·吐温这句话当然不是给郎咸平撑腰的。尽管郎咸平被媒体称为说出那个皇帝没穿新衣的那个孩子,尽管郎咸平说出的也不是真理,但至少,他说了真话。经济学家成为明星,固然有许多原因,无疑说真话是郎咸平特立独行的一个特征。
 
  1956年生于台湾的郎咸平,父亲是个军人,从小是个调皮的孩子,后在美国读大学,一心想当主持人的他,阴差阳错学了经济,一不留神成了明星。北宋时,凡有井水处,皆有柳三变词;今日,凡有电视处,皆有郎咸平影子。 
 
  我是一个非常不轻松的人
 
  大卫:大家知道你是敢说真话的经济学家,你说的话大家都感兴趣,大家对你个人更充满兴趣。能否谈谈你个人呢?
 
  郎咸平:我很喜欢跟我们的读者朋友谈我个人的问题。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小时候跟人家打架,而且还打不过别人……
 
  大卫:是不是屡败屡战啊?(笑)
 
  郎咸平:我想是屡战屡败更贴切一些,我没有那么伟大,没有屡败屡战的胸怀,只是小孩子喜欢跟人家吵架。
 
  大卫:有些朋友特想问你,当年的理想是什么?
 
  郎咸平:当年没有理想。只想考上大学,让爸爸妈妈高兴一下。
 
  大卫:没有想过成为经济学家?
 
  郎咸平:从来不想的,当初大学毕业以后,当了两年记者,挺高兴的,正想大干一场的时候,遇上了服兵役,服完兵役后找不到工作,我是没有办法才出国的,实话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想出国。
 
  大卫:你现在是八面威风,当然也四面树敌,有人说你是纸上谈兵,有人说你是外星人,根本不了解中国国情,你怎么看呢?
 
  郎咸平:在2004年很多人说过我外星人不了解中国国情,可是现在没有人说了。因为大概在两年之前,我就把2008年的中国说得非常清楚,从2008年之后没有人说这个话了,因为事实说明了一切,就像我前面所说的,股市泡沫、楼市泡沫的本质就是制造业的回光返照。因此今年按照我的理论推导下来,那一定是股市跌,楼市跌,而下一步将是制造业大量倒闭,这是我2007年初讲的话,现在,又得到了验证。
 
  大卫:想问一个小问题,你曾做过主持人,在主持人与经济学教授之间,你更喜欢哪一种?
 
  郎咸平:我没当过真正意义上的主持人,我是自弹自唱,我这样讲好了,经济学是基础,基础是不会让我激动的,真正让我激动的是做自弹自唱的主持人,可以这么说吧,上电视我都会激动的。
 
  大卫:满足了你的虚荣心是不是。
 
  郎咸平:(大笑)因为做主持人很过瘾,如果上电视的时候,又能把学术传播出去,那更有意思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主持人这个角色。
 
  大卫:那你想做哪个节目主持人?
 
  郎咸平:超女,哈哈哈。
 
  大卫:有没有跟湖南卫视联系过?
 
  郎咸平:哈哈,没有。主要是不敢联系,因为我相信我肯定做不好,因为要做就要做得最好,所以只能干财经话题自弹自唱主持人。
 
  大卫:内心强大的人,有时候也是非常脆弱的人。或者说,你对人生有过恐惧吗?
 
  郎咸平:这个问题问得好,我这么回答你。人问我郎教授你爱做什么运动?郎教授你应该讲学与游山玩水两不误嘛。但我从不游山也从不玩水,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我的时间不多,我已经不是20岁年轻人了,可以有很多的时间去思考,很多的时间去行动,甚至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失败——但我现在这个年纪已经不允许失败,因此我最大的恐惧来自于怕时间不够用,我怕没有办法把我所积累的学识传播出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大卫:有没有过焦虑感什么的?
 
  郎咸平:我个人没有什么焦虑感,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我的焦虑感就来源于我认为我的时间不够用了,我的理论没有办法更进一步有效地帮助这个国家,这是我最大的焦虑感。
 
  大卫:看你演讲,感觉你特能说,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来形容也并不为过,你以前也是这样子的吗?
 
  郎咸平:不是。甚至非常木讷,笨拙。
 
  大卫:是不是见到女孩子还脸红啊?
 
  郎咸平:小时候会的,这些年也是靠不断的积累才有了一点信心。
 
  大卫:你曾说过想替赵本山演小品,如果成真,会不会提高春晚的收视率?
 
  郎咸平:我觉得会啊(大笑)。
 
  大卫:有一种说法说,上海女人喜欢LV的包,卡迪亚的表,还有一个就是郎咸平,这说明你太有魅力了,你个人魅力怎么这么大呢?
 
  郎咸平:哈哈(大笑),其实你问错人了,你应该问他们,不应该问我。
 
  四两怎么可以拨千斤
 
  大卫:根据你的经历,你觉得应该给年轻人什么鼓励呢?
 
  郎咸平:我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虽然人生的机遇有偶然性,可是知道机遇来的话,我自己一定做好充分准备。还有就是不怕失败。
 
  大卫:你对年轻人创业有什么建议?
 
  郎咸平:很多年轻人问我如何创业,我的建议是,业是要创的,但一定不能急。我们今天的社会不缺乏浮躁的年轻人,而是缺乏脚踏实地的年轻人,我不建议正上高中,或者大学没毕业就去创业。
 
  大卫:但是,比尔·盖茨如果不中途退学的话,那他现在还是比尔·盖茨吗?
 
  郎咸平:我请大家注意,比尔·盖茨是例外中的例外,那是一小概率事件。中国人特别喜欢小概率事件,比如说四两拨千斤,请问,四两能够拨动千斤吗?如果拨不了怎么办?是不是就被千斤给压死了?四两万一拨动了千斤,也只是侥幸。你说有几个比尔·盖茨啊?不就是那一个人吗,太小概率了。 
  大卫:况且比尔·盖茨的成功也跟机遇有关系。
 
  郎咸平:是啊,外在的环境孕育着他,如果没有外在环境也不会成功的。
 
  大卫:你在电视上说过一个故事,美国取消遗产税,比尔·盖茨他们在报纸上登广告反对。
 
  郎咸平:2001年小布什总统决定取消遗产税,全美国120个超级富豪,包括索罗斯、比尔·盖茨、巴菲特等联名登了广告,标题是“请来向我收税。”他们完全反对美国政府的做法,他们认为美国政府这种取消遗产税的做法将会使得他们的子女不劳而获。
 
  大卫:我们中国人习惯于把孙子的房子都要搞好。
 
  郎咸平:是啊。比尔·盖茨他们认为美国的未来竞争力将会因此而减弱,他们想到的是国家、民族的未来。我们要学习这些美国企业家对国家、民族的情怀,信托责任,而不是学习什么自由、竞争、市场化这些表面的东西。
 
  大卫:有人说,大学毕业即意味着失业,你怎么看大学生失业问题?
 
  郎咸平: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大学生失业这么严重,我的观点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可能是说专业不对口,我觉得那是不对的,是什么?是“非常6+1”。高端的6在发展中国家,低端的1是给我们的,真正需要大学生的就是高端的6,所谓高端的6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等等,这是真正需要大学生的地方。当初在搞教育改革的时候,我们看到美国的大学生比例很高,因此就误以为中国大学生比例高的话,人力成本投资增加,可以让中国慢慢变得经济上更成功。现在事实证明,不是我们大学生不用功,也不是我们大学生专业不对,而是当初我们大学的盲目扩招政策有误。
 
  大卫:其实不仅是失业问题,大学生更多是心理问题。工作上的失业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心灵上的失业,冷漠,自私,孤僻……对生活失去信心,对弱者失去悲悯,对亲人失去信任……你认为中国大学生缺少的是什么?你希望中国大学生——甚至是中国学生有一个怎样的教育土壤? 
 
  郎咸平:我是这么想的,首先,我换个角度来回答你的问题。今天我们对大学生的要求过多,而我们这一批人,尤其四五十岁这批人对自己的要求过少。你晓得不晓得,今天我最想接受你的访谈就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让我感动。
 
  大卫:谢谢。
 
  郎咸平: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今天在批评大学生时很少检讨自己,你晓不晓得这一切是我们这一代人所造成的。
 
  大卫:病根在我们身上?
 
  郎咸平:是我们这一代人造成的。现在大学生为什么冷漠?为什么自私?为什么孤僻?这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事出有因。举国企改革为例。我们很多学者说东西不是自己的就可以做不好,东西要是自己的就做得好,这叫冰棍理论。国营企业不是自己的,所以做垮了,变成自己的以后就能做得好。那么我请问,你这么教育下一代,是让他们像你一样地自私自利?你再看看美国人,刚才我提到的那120个美国最有钱的富豪打广告的事,如果说我们国家是用这种方式来教育他们的话,你觉得他们会自私吗?会冷漠吗?会对社会不关心吗?不会的。与其批评大学生冷漠自私,不如先检讨自己是否自私冷漠。
 
  大卫:我们感冒了却要让大学生替我们吃药。 
 
  郎咸平:没错,这是我的观点。这一点我是非常坚持的。我们大人自私得要命,但我们从来不检讨自己,就像一句俗语所说的那样,自己一身红毛,却说别人是小鬼。
 
  大卫:最后问一个也许有趣也许没趣的问题,你的一个女粉丝委托我一定要问的,你是哪个星座?
 
  郎咸平:我是双子座最后一天,不但有双子座的缺点,还有下面巨蟹座的缺点。
 
  大卫:优点也占着了。
 
  郎咸平:优点不太多,占得比较多的缺点。
 
  大卫:一个人的成功与星座有无关系?
 
  郎咸平:无关,完全无关。
 
  大卫:爱情呢?
 
  郎咸平:爱情上,星座可能会对个人有一点点影响。
 
  大卫:这个影响有时候是不是一种心理暗示呢?
 
  郎咸平:对,会有一种心理暗示。星座这个东西有些意思,但也不要那么认真,否则就是迷信了,我不反对大家搞星座,我只觉得挺好玩的,挺可爱的
(来源:就业指导中心)【浏览次数:2016次】
版权所有:哈尔滨理工大学招生就业工作处管理员登陆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2号